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对话|北大教授沈岿:雾霾调查委员会未有先例,要由中央拍板

点击量:857

 就燃石油焦发电项目及其与雾霾成因的关联度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于2月15日收到环保部的答复。沈岿随后向澎湃新闻提供了《环境保护部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2017年第33号)。

2月17日,沈岿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他对环保部的答复比较满意。

尽管如此,沈岿依然希望环保部将来能够掌握燃石油焦放电项目的相关信息,“通过环评批复了解燃石油焦发电项目数量、有没有安装相关的设施,这是有可能的。”

“雾霾治理需要公开的信息太多了。”沈岿说。

他此前表示,希望能促成全国人大成立针对雾霾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对此,他介绍了具体实现的“路径”:通过跟全国人大代表沟通,由他们来提议成立调查委员会,再等待中央拍板。

“最终是否成立,肯定是要由中央拍板决定的,全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目前还没有先例。”沈岿说。

对环保部的答复比较满意,基本接受

澎湃新闻:你怎么评价环保部的这份公开答复?

沈岿:对这份答复我是比较满意的。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相关规定,环保部依法及时作出了回复,程序也严谨。即便延期了,但环保部事先对我有过告知。另外我尤其对《关于严格限制燃石油焦发电项目规划建设的通知》(国能电力 2016 355号)(以下称“355号文件”)文件出台的背景相关答复比较满意。因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对于这类咨询性信息一般可以答复“此类信息不存在”。

而且我想补充一点,环保部工作人员在跟我电话沟通的时候,也提到了他们已经从2017年开始,要准备定期开新闻发布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头。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答复中说“石油焦项目的污染对区域大尺度重污染天气而言影响不大”?

沈岿:我基本接受这个结论,因为环保部是根据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限制要求做出这个估算。但目前技术上能不能做到对实际排放量进行监测、核算,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还不太清楚。

澎湃新闻:答复中环保部还说无法提取燃石油焦发电项目数量等相关信息。

沈岿:目前能源局和环保部对一些信息表示“不掌握”,是有理由的。能源局没有说出理由来,但环保部说了理由。延期告知之前,1月23日,我和环保部工作人员有过电话沟通,他们谈到目前只监管末端,也就是监管排放物多少,不管燃料本身是什么。他们本身不掌握这个信息,所以这是他们无法向我公开的一个理由,这其实是符合政府信息公开规定精神的。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环保部只进行末端监控?

沈岿:如果结合“355号文件”来看,我觉得他们目前只进行末端的监管监控,还是有点问题的,或者说我希望环保部将来能够掌握燃石油焦放电项目的相关信息。

因为这个文件的第五、七、八项有相关信息。第五项提到,石油焦发电这个项目需要环评批复。这些环评虽然不都是环保部做的,但是环保部是否可以在总量上有一个汇总,例如通过全国的环评批复来了解燃石油焦发电项目数量、有没有安装相关的设施,这是有可能的。

“355号文件”第七项也提到,省级能源主管部门,环保、国家能源局的派出机构,要对本地区燃石油焦发电机组的规划、运营实行闭环管理,所谓闭环管理就是全部封闭式管理。那为了贯彻实施这个文件,显然是要对燃石油焦的发电机组进行专门单独的管理,而不可能只是进行一个末端的监管。

所以,从未来的角度来讲,其实这方面的信息是应该有汇总的基础。

“355号文件”第八项提到,燃石油焦发电项目本身要制定一个自行监测方案,开展环境监测,还要公开相关信息,接受环保部门监督。企业有没有公开相关的信息我不太了解,但是它至少要接受地方环保部门的监督,那地方环保部门肯定应该也会有单独针对燃石油焦发电项目的监督信息。

综上,至少从文件的贯彻落实角度来讲,文件本身是严格控制限制燃石油焦发电项目的,既然这样的话,从刚才说的三项方面要求来说,都有可能提出一个整体方案,也就是相关部门不能仅进行末端监控,应该进行一个单独的监管。

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要由中央拍板

澎湃新闻:收到公开答复后,你接下来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吗?

沈岿:关注雾霾治理是大家都在做的一件事,不光是我一个人在做,很多环保组织也在做,我会持续关注雾霾治理的相关情况,因为这关系到公众和个人的利益。

目前来讲,雾霾治理需要公开的信息太多了。

我个人会持续关注雾霾治理,也会抓住一些时机更多的推动某些工作的开展。但是,因为雾霾治理非常复杂,公众、环保组织、专家学者做的工作都只是一个开始。我希望将来越来越多的行动者做更多方面的工作,全面推动雾霾治理。

澎湃新闻:你此前曾呼吁在全国人大成立一个特别的调查委员会,应该如何启动?

沈岿:之所以呼吁这个,我认为雾霾治理涉及的面太大,相关的部门可能有管辖范围的考量,所以不一定能够提出一个非常切实有效的工作方案。因此,我当时提议能不能就雾霾治理的问题在全国人大那里成立一个特别的调查委员会,或者哪怕只是特别调查小组。

当然推动这个事情是要靠全国人大代表。我可能将来会联系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就雾霾治理提出一些更加切实有效的建议,成立委员会这个事情当然是可以跟代表沟通的。

而最终是否成立,肯定是要由中央拍板决定的,全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目前还没有先例。

澎湃新闻:在地方层面呢?

沈岿:对于雾霾的治理,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减少自上而下的监督,尽可能的加强既有“自上而下”又有“自下而上”的监督。尤其是加强“横向”的监督,也就是要更多的依靠地方,如地方的民众、媒体、人大代表,让他们来进行这方面的监督。

地方政府也要尽可能的成立特别调查小组或是委员会,而不是仅有自上而下的环保督察。

我观察到在食品安全方面,地方人大开展了很多次专题的询问,在环境污染方面是不是也可以开展地方人大的专题询问?专题询问是一个很重要的监督方式,既然食品安全可以做到,环境污染也可以做到。

这方面如果做到了,将来就有可能会在专题询问的基础上,成立相关的调查委员会或是小组,这样才能够全面地推进环境治理。


来源:http://news.163.com/17/0218/14/CDIHM5UL000187VE.html
YQ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