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第二十七期博雅公法工作坊成功举办

点击量:758


2017年12月7日19点至21点,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田雷老师受邀在博雅公法工作坊讲座,本次讲座的主体是《“五十年不变”的三种面孔:并论香港<基本法>的时间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张翔、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晗以及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阎天受邀评议,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后左亦鲁主持本次讲座。

首先,主讲人田雷老师为我们介绍“五十年不变”出自何处。分别可以在《基本法》第五条、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条第十二款、宪法第三十一条中找到出处。

其次,田雷老师对“五十年不变”进行了语义分析。就“五十年”而言,五十年本身是个确数,也就是说意味着自香港回归祖国之后的五十年,也即2047年6月30日构成历史节点,还是说是个概数,指的是相当长的一段历史事件,包括了五十年以及以后。但根据邓小平的讲话,“五十年只是一个形象的说法,五十年后也不会变。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1988年6月3日)就“不变”:既不可能是“完全不变”,《基本法》第159条规定了基本法如何修改,第45条和68条中提到“循序渐进”;也不可能是“绝对不变”,根据邓小平的讲话,“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邓小平1987年4月16日会见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

那么,什么是“五十年不变的‘三种面孔’”?田雷老师认为,第一种面孔是作为宪法规范的“五十年不变”,包括了《基本法》第五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序言第二段的“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已由中国政府在中英联合声明中予以阐明”以及《中英联合声明》。第二种面孔,是作为宪法承诺的“五十年不变”。用基本法把中央对港的基本方针政策规定下来,作为先定承诺,是对未来民主自治的一种限定。第三种面孔是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的“五十年不变”。此观点是根据邓小平的讲话而来,“我们的政策是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具体说,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十亿人口的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邓小平,1984年6月,对香港工商业界人士),以及“为什么说五十年不变?这是有根据的,不只是为了安定香港的人心,而是考虑到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同中国的发展战略有着密切的关联”(邓小平,1988年6月),和“一国两制”除了资本主义,还有社会主义,就是中国的主体、十亿人口的地区坚定不移地实行社会主义。主体地区是十亿人口,台湾是近两千万,香港是五百五十万,这就有个十亿同两千万和五百五十万的关系问题。主体是很大的主体,社会主义是在十亿人口地区的社会主义,这是个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不行。在这个前提下,可以容许在自己身边,在小地区和小范围内实行资本主义。我们相信,在小范围内容许资本主义存在,更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1984年12月,对撒切尔夫人)。

最后,什么是《基本法》的时间观?宪法的时间不可能是单向均质的,否则无法解释宪法规范的生成,无法解释为什么作为根本法的宪法规范应该历时而存续。这又可以参考阿克曼教授的二元民主理论,宪法时刻和常规政治。接着,田雷老师讨论了,“五十年不变”,是民主的吗?如果说“五十年不变”作为一项宪法承诺,是对“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限定,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认为它是民主正当的?回答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要回答《基本法》的民主观。五十年不变,并不意味着五十年一过,就要/可以大变,并不意味着2047年就是可以重新决定香港命运的“宪法时刻”。“五十年不变”是让《基本法》得以运转起来的政治前提,那么从中可以看出《基本法》预设的民主也不是一种时刻准备着狂飙猛进的政治过程,而是一个自回归时刻起即自觉建构政治连续性的民主政治。

在评议阶段,张翔老师首先赞同田老师对《中英联合声明》的重视。其次,美国初期也是一国两制,很有意思,自由州和蓄奴州。但是美国是势均力敌的两方,我国是全局和局部的问题。以大国的胸怀保持仁者之心很重要。再次,宪法的时间观。我国宪法的时间观念在哪里?为什么我国宪法序言的第七自然段不断地被改?我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香港的五十年不变有什么关系?最后,与康德讨论的永久和平有关系。2047年会怎么样?50年后大家都一致了,是什么?康德永久和平的第一条是共和政府,这可以用来反思我们整个宪政体制问题。

评议人刘晗老师认为,就方法论上,主讲人是原旨主义对《基本法》进行解释。我们现在更多地是问,我们希望自己的宪法变成什么样子?当我们去看香港基本法的原旨,只能看邓小平。但现在更新的方法是看基本法的起草记录。而邓小平多次纠正了香港草委会的表达。所以,刘晗认为,要看香港基本法,就是要看邓小平。其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核心之一是一国两制。怎么理解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要不要经过资本主义阶段过渡到社会主义?

评议人阎天老师认为,考虑到那个时代背景,会发现香港回归这样的政治安排是很有智慧的。邓小平理论和关于一国两制的构想很有智慧,所以我们要读。紧接着,阎天老师讨论了为什么是50年?什么是50年不变,50年以后也不用变?54年社会主义改造没有说可以不变。要从82宪法的现代化要求中看。“不用变”,是说不需要国家主导了。82宪法和54宪法是有连续性的,对香港未来政策做出了政治安排。

讲座的最后,主讲人对评议人以及现场同学的问题进行了回答。本次讲座圆满结束!本次讲座是2017年博雅公法工作坊的最后一次讲座,请各位老师、同学继续在2018年继续支持博雅公法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