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文荐评

《西方政党初选机制比较研究》

作者:李少文   点击量:2339

《西方政党初选机制比较研究》,上海三联书店2018年9月版
      作者简介:

李少文,现为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政法部讲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北京大学宪法学博士(2016年)。曾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系访问。在学术方向上主要关注宪法工程、制度设计、政党体制,倡导民主宪法理论和宪法工程学,重视宪法学和政治学的交叉研究。在中央党校中青班、厅局级班等主讲宪法、行政法课程,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等课题,在《法学评论》《比较法研究》《开放时代》以及《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数十篇文章,并有多篇被《新华文摘》等转载。

内容简介:

本书是法学和政治学领域最早系统比较研究西方政党初选机制的专著,汲取了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政党的制度和实践资源,梳理、介绍和论证了西方政党初选机制及其民主效果,充实和丰富了对西方政党制度和政党内部治理的研究,尤其是增加了我们关于初选机制的认识。本书在理论视野、问题意识和知识体系上能够给国内的研究者、决策者、实践者提供有益智慧。初选对于确保政党的代表性、充实政党民主活力以及加强政党内部治理均具有重要意义,是西方宪法民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本书运用宪法工程理论,分析西方政党初选机制的民主效果,展示了初选选拔和培育政治人才、实验民主、分配权力、塑成政党内部民主以及作用于政治体制的复合政治功能。

除导论外,全书共分为五章。

第一章是“扼住民主的喉咙:作为政治制度的初选”。本章将主要说明初选的特征、结构、规则及其受到的制约,勾勒出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初选的基本样态。首先将说明初选的基本内涵与发展过程,揭示初选如何从政党内部事务走向政治公共事务。其次将说明初选的主要形态与作用机理,揭示塑造初选的结构性元素。第三节将回到初选规则,分析法律规定和政党内部规则的不同特点。最后将根据经验和逻辑来类型化初选制度。通过本章的论述,本书将揭示作为政治制度的初选的核心样式和主要类型,从而改变我们对政党推举候选人这一政治过程的认知。

第二章是“总统初选:民主的前哨战和演练场”。本章是对总统制、半总统制国家或地区总统初选的经验研究,展现了总统初选的具体流程、主要问题和政治功能,将分别介绍美国和法国的经验。首先在一般意义上论述总统初选的目标、任务和主要结构,揭示总统初选的主要模式和核心影响元素。接着将论述美国总统初选的主要流程,介绍初选规则、党内竞选过程以及初选争议处理等问题。第三节将论述美国总统初选的影响因素及其外溢效应,分析初选对总统的产生、政党结构和民主体制的影响。最后是对法国总统初选制度的简单介绍和分析,包括独特的支持者提名制度以及政治制度对政党初选的影响,以及社会党推行的开放式初选的特点与效果。通过对美国和法国的总统初选制度和经验的分析,本章将抽象出总统初选的主要模式、特点以及效果。

第三章是“民意代表初选:政治实验和权力分配”。本章将介绍并论证民意代表初选的主要内容、类型、流程和影响因素,重点说明政党在单一选区选制下采用的初选模式和政党在复数选区下如何提出政党名单,尤其是极大选区条件下的政党名单的“初选”模式(候选人挑选模式)。首先将说明民意代表选举以及初选的主要内容和类型,揭示它的核心目标和基本要求,抽象出民意代表初选的基本制度逻辑和主要影响因素。其次将主要以美国国会两院的两党初选为例,辅之英国工党和保守党的初选经验,说明较为典型的单一选区选制下民意代表初选的主要模式、流程和特点。再次将分析政党名单代表制的基本原理、主要结构以及政党提出名单的主要制度逻辑。最后,文章将主要以比利时和以色列的政党如何提出政党名单为例,说明较为典型的复数选区下提出政党名单的主要模式、流程和特点。本章表明民意代表初选凸显了初选类型的多样化和效果的多元化。

第四章是“初选塑成的党内民主制度化”。本章将转向讨论初选机制所产生的直接政治效果,它塑成了党内民主的制度化,是党内民主的主要制度基础和核心表征。本章运用宪法工程的理路,分析初选制度如何影响政党内部结构、政党政治的运行以及政党体制。首先将在一般意义上分析“迪维尔热定律”及其应用,揭示选举制度设计影响政党的一般逻辑和原理。其次将论证初选表征政党内部民主的特点,揭示“政党国”原则的内部意义及其民主要求。第三部分说明初选宪制化和民主化对政党结构产生的影响。第四部分将从党内民主的视角考察不同初选机制的特点与效果,从而抽象出一个属于“理想状态”的初选模型。本章从宪法工程的视角,论证了初选是党内民主制度化的主要塑成元素,这将重塑我们对政党制度的认知。

第五章是“初选的宪制设计与政治体制”。本章将主要探讨作为一种制度设计的初选对政治体制所产生的影响。首先论述作为初选如何实现宪法的平等原则,重点探讨美国两党在党代表选择过程中如何贯彻平权原则和一些国家为确保性别平等而采用的女性配额制度。第二节将论述初选对于融合多元社会所具有的促进作用,它有助于融合分裂社会。第三节将论述初选与转型的关系,对新兴民主国家和地区来说,好的初选制度有利于政党发展和良性竞争,从而有利于民主的巩固与稳定。通过本章的论述,本书阐明了初选所具有的影响民主体制的政治效应,它表明了本书所欲论证的宪法工程的理路,凸显制度设计的现实意义。

作者后记:

本书是在我的博士学位论文基础上修改而成,调整幅度不小,既修改了标题(论文题为《论政党初选机制的民主效果——宪法工程的运用》),也删去了几万字的理论阐释。就本书主题的重新设计来说,现有内容还显不足。不过,将博士论文出版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不仅因为我完成了博士学业所遗留的最后一项“工程”,很大程度上这也意味着自己人生转折的悄然实现,终于彻底褪去了学生时代的色彩。

我于2016年7月从北大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在参加答辩的时候,自己并不能真正体会答辩者的心情,总以为论文写得很好,通过是没有问题的,甚至还期待得到好评。当时我是最后一个答辩人,答辩委员会主席姜明安教授让我简单作答,但我似乎并未如此“智慧”,而是执拗地提到了很多关键性问题,这也引来了委员会的追问。王锡锌教授问我对于“民主效果”的判断以及它的衡量标准,并质问我所说的“宪法工程”如何用以解决这些问题。记得王老师批评说,这个文章在政治学系答辩通过不了,对此我下意识地回应:“这个问题我想过,我觉得在政治学系答辩也可以通过。”现在想来,当时自己幼稚的可爱,但这也说明本书所涉及的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如何区分宪法学与政治学的方法以及更关键的问题——如何结合二者。

幸好,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向来重视跨学科研究,多位老师以制度和现实面向的研究为旨趣,我所做的论文以及发展的宪法工程理论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和鼓励。平心而论,本人可算是北大公法学科传统的一个良好追随者和继承者,宪法工程学能够恰当有效地实现制度实践的愿望。走上这样一条学术之路也并非偶然。2012年夏天,我在硕士转博士的选题时就提出了这样的命题,但当时的理解仍然很不够,只是将宪法工程作为了比较宪法学的一种理论框架。张千帆教授试图建立世界宪法知识地图的努力很值得钦佩,尤其是他对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的关注,给我们很多启发,但我在选题时却思考得更多。我并未囿于外国法的描述,而是尝试发现乃至建立一个更为宏大的理论。之后,陈端洪教授从香港归来,与我们热烈讨论当时香港特区的“双普选”方案,让我对制度设计与宪制选择有了更丰富的认识,又在共读施密特的过程中让我对契约论和正义论有更深刻的理解。但我所发展的宪法工程学,也不仅仅只是作为制度设计的框架。最后,出国前选定了这一论题,无论是问题意识,还是理论抱负,皆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可与重视,而这也影响了接下来我的学术理解。

本书的写作过程算不上顺利。我时常听别人讲起博士论文写作的艰辛,但我的困境并非源于论文,而在于作者自身。颇具“文艺气息”的我在很多十分煽情的散文和诗词中都叙述过这些故事,也为自己当时的迷茫和失误找了很多理由。但如今想来,这所有的问题或许都可以归结为一点,那就是人在国外而又没有做好准备。出国前前后后的匆忙,对国内的恋恋不忘,远离熟悉环境的迟钝,都让年少无知的自己愈加焦躁不安。其实,对一个人来说,很多事情、很多转折都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成败得失,爱恨情仇,无不如此。然而,回头再去看时,可能就是一两个关键性因素在发挥作用,而这些因素恰是人之普遍困境。人心人性如此,关键也是在于把握这一点,直至今天我才明白。若当时挺过去了,就是为成功,若没有,那可追究的原因就太多了。所以,克制贪念与欲望,坚守正直,不忘初心,实在难能可贵。这带有很强的宿命观念,正是人的无能为力之处。

在这个过程中,论文写作得太快,实际上也算不得认真。作为博士论文,它还是有一些不足的,当年我虽意识到这一点,但不如今日深刻。这与那时的写作过程以及自己作为学生的认识、状态皆有一定关系。在华盛顿的大半年时间里,我并未认真思考过本书所涉及的问题。到了芝加哥之后,生活骤然起了变化,我虽未集中注意力,但仍能完成初稿。芝加哥有美丽的密歇根湖和古朴典雅的芝大校园,但我对后者“资源”的利用是不够充分的。2015年底回国后,我对文章做了很多修改,总体结构却未再有大的调整。时至今日,国内对政党初选这个主题仍然是不够清楚的,所以我也想尽快出版以填补我们的认识不足。在准备时,我本想做一些修改,因为有些内容很薄弱,有些例证不充分且数据资料陈旧,有些有趣的部分(比如美国政治中的一些趣事)没有写进去,但最后都放弃了,依然保持了它作为博士论文时的主体论述。然而,恰是这种处理让本书失去了进一步完善的可能。我多次有重新规划的冲动,试图就问题提炼、结构编排与例证选择做一些调整。这些工作就留给本人接下来的作品,毕竟政党已成为我的主要研究领域之一。

到中共中央党校工作是我的另一重大变化,这是一个既有理想又有现实并且两者可以打通的地方,也是能做出成就的地方。这两年里,我对许多问题以及对学问本身的理解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对本书的主题以及宪法工程学。我们时常讲学以致用,社会科学的品格是要与实践结合的,宪法学和政治学更应当如此。如何发现真正的问题,如何把握学术的问题意识,如何秉持面向现实的研究理念,是我这些时光里认真思考的内容。尽管本人倡导宪法工程学,但我并不热衷于方法论的争议。实际上,更重要也更困难的创新在于理论体系的建构,这也是我给自己定下的研究目标。我时常有一种强烈的学术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那就是如何将宪法工程学用起来,这只怕是当下中国宪法学和政治学应当重视的真实问题。在我从事政治学博士后研究之后,俞可平教授对我所提的第一个要求正是如此,这也给我莫大的信心去走正道,并勇于接受挑战,如此方能立世并有所成。本书当然是宪法学的作品。作为一名宪法学博士,我时常困惑于中国宪法学对宪法以及宪法秩序的认识,一种形式主义的风潮似乎让学者逐渐偏离了普通人对宪法之功用的理解。实际上,人民对宪法的期待是很高的,要说它与政治毫无关系,也是不可能的。我们要把宪法讲给政治家听,讲给官员听,讲给民众听,当然不能只是形式主义的,后者也解决不了我们关心以及面对的现实问题。这也是宪法学与政治学在当下中国需要结合的重要意义。我希望借由本书以及宪法工程的理论为学界同仁以及广大民众提供关于宪法和宪法秩序的新认识。我常引用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开篇所提的问题——“人类社会是否真正能够通过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来建立一个良好的政府,还是他们永远要靠机遇和强力来决定他们的政治组织?”这个问题已历两百余年,但它真的得到解答了吗?我们理解现实运行的政治,能否发现宪法之于国家政治生活的深刻意义?这对于中国来说仍是极具挑战性的。这些重大的全面的理论与实践问题正是中央党校的学问特色。

如此学术事业让人心潮澎湃,然而人的能力却极为有限。这些年来,我的老师们教导我、培养我、帮助我,让我一直处在十分自由的、前沿的、开放的环境之中,恣意地按照自己的兴趣和思路展开研究。无论是本书关于政党初选的主题,还是它所依赖的宪法工程理论,皆深受北大公法学科诸位老师以及学风的影响,特别是姜明安、张千帆、陈端洪、王磊、王锡锌等老师的提点,让我颇为受用。我做学生时的幼稚无知以及诸多缺点,老师们应该都看在眼里,但仍能包容和理解。前面讲到答辩时的故事,实际上我现在也在学生开题答辩时秉持严厉的风格,因为老师的期待在那一刻是最全面的。感谢答辩委员会的姜明安、焦洪昌、何海波、王磊、王锡锌、沈岿和张千帆诸位教授让我通过。从在北大读书至今,我常与叶静漪教授交流,叶老师的学识、品格以及独特的女性魅力令我受益,特别是让我对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理论与实践有了更多的思考。如当初没有选择匆忙出国,或许我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会更加深入。我的师兄弟姐妹以及诸多同窗好友提供了很多帮助,深耕政党问题的程迈博士多次就本书写作与我交流,给了我很多启示。武汉大学法学院的秦前红教授在我人生的每一步上都给予了很多关爱与帮助。我受秦老师教导十余年,无论遇到什么问题,老师都极具智慧,此种智慧也让他成为中国宪法学的中流砥柱,但我始终不能如老师这般从容。

参加工作之后,中央党校的领导、前辈和同事对我十分关照,我的人生和学问也因为中央党校而改变。卓泽渊教授主持招聘我入校,并对我有很多指点,我的授课风格也受到卓老师的深刻影响。我本没有讲课经验,但能够很快适应和体会讲课的快乐,让教学成为表达的艺术也是我的目标。张晓玲、刘学军、封丽霞、李红以及王勇、刘素华等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让我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开启新的人生征程。我初到党校时常与刘武萍老师交流,刘老师对我的关心、鼓励和支持让我克服了很多困难。

本书的出版也算一波三折,期间得到了多位领导以及出版社老师的大力帮助。中央党校的戴小明、刘武萍和卓泽渊、封丽霞几位老师,北京大学出版社的杨立范副总编辑,我的师姐、法律出版社的万颖博士等都对本书的出版颇为关心并给予了很大帮助,期间还麻烦了其他多位老师和朋友。王笑红和冯静两位老师向我展示了上海的出版界。上海的确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当年我却不明了。感谢上海三联书店以及责任编辑郑秀艳老师,正是在郑老师的尽心帮助之下本书方能顺利且快速面世。

论文交付出版之际,感悟颇多,实际上也说明人的认识在变化,这体现了我们的进步。2014年夏天选题时所设想的问题以及没有认识到的问题,随着年岁、阅历和学识的增长,也逐渐有了新的理解。此一主题以及本书的方法逻辑,我相信会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而愈加有生命力。这也算是对过去一段时间的总结,是对年轻时努力的一点纪念。

李少文

2018年8月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