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法讲坛

大灾之中的省思——历史和现实中的瘟疫以及我们怎么办

作者:王振民   点击量:193

大家下午好!

      我现在的位置是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303号教室,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今天的讲座有很多学生、老师参加,但是教室却没有一位听众,只有我和桌椅板凳,特殊时期,特殊体验!“唯真讲坛”是清华大学为纪念100年前清华学生成立的“唯真学会”而举办的全校性论坛,我很荣幸担任本期主讲人。大学就是要“唯真”,追求真理、真知和真相。两个月来,大家都回归“洞穴生活”,有大量时间读书思考,借此机会我也阅读了不少关于瘟疫和疫情的文章,思考了很多关于人生、国家和人类的问题。今天这一讲,给大家分享我对历史上的瘟疫以及对眼下这场疫情的观察思考。读史使人明智,知古可以鉴今。我将从历史谈起,了解过去瘟疫的真相,从大历史视角来审视现实,进一步探讨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人类历史上的瘟疫

瘟疫是人类约万年前离开洞穴、开始定居生活后产生的疾病。它伴随着原始农业耕作的产生,对动物的驯化利用,集中居住、村庄城市建设而产生,可以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和代价。随便找一本关于人类瘟疫史的著作翻开来看,就可以发现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离开过瘟疫的侵袭,人类的历史就是常年与瘟疫做斗争的历史,无灾无难的时间几乎没有,或者弹指一挥间。我们简要梳理一下人类经历过的重大瘟疫。

天花从公元前1157年在古埃及出现,到1977年报告最后一个病例,肆虐人类社会3000余年,导致数亿人死亡。随着新大陆的发现,天花从欧洲大陆传到北美,数百万印第安人因此死亡,到1900年仅剩约25万人。天花还曾被多个国家用作生物武器残杀人类自己。

人类历史上经常发生鼠疫,其中最严重、破坏最大的当属14世纪中叶席卷欧亚大陆、延续400多年的“黑死病”,这次疫病造成欧洲1/3人口死亡,全世界伤亡近亿人,包括中国明末约千万人死亡。

霍乱延续了二百多年,共有七次大流行。其中1899年开始的第六次大流行最为严重,历时逾20年,仅印度就死亡数百万人。1961年开始的第七次大流行,波及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伤亡惨重。

人们常说的1918-1920年“西班牙流感”其实起源于美国,当时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只有中立国西班牙大量报道疫情,导致人们误以为疫情来源于西班牙。这次流感造成全球1/3的人口(10亿人)被感染,超过5千万人死亡,并促使第一次世界大战提前结束。

疟疾已经存在4000多年,中国科学家屠呦呦教授发现特效药青蒿素,挽救了千百万人的生命。肺结核也存在了数千年,至今每年全球约800万人感染、200万人死亡。伤寒、小儿麻痹症也都自古有之。艾滋病15世纪起源于欧洲,从1981年至今死亡2500万人,现在全球仍然有3000多万携带者。梅毒15世纪起源于欧洲,经历很多代人才遏制住。H1N12009年在美国爆发,蔓延100多国家,感染6千万人,致死数万人。MERS病毒2012年发现于中东。埃博拉病毒1976年出现在非洲,近年再次爆发。

“非典”是21世纪人类经历的首次全球瘟疫,2003年春夏之交由广东蔓延到全国,然后到东南亚、澳洲、欧洲和北美,历时半年。这次疫情我们记忆犹新。与历史上其他瘟疫相比,“非典”短平快,来去匆匆,死亡人数也较少,实属万幸。

在与瘟疫做斗争的历史上,中国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产生了很多著名的著作,比如明朝吴又可写的《温疫论》等等,东汉张仲景的《伤寒论》也有不少内容是关于瘟疫的。

二、对瘟疫发生演变历史的几点观察

总结瘟疫发生演变以及人类与之斗争的历史,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第一,只要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不改变,还要继续驯化更多的动物为自己食用、利用,瘟疫就不会停止。而且真相是,往往并非人类战胜了瘟疫,而是瘟疫放过了人类。人类科技进步永远赶不上细菌病毒的突变和新病毒的出现。自然界、动物世界还存在多少细菌、病毒,它们传染给人类的可能性有多大,对此我们所知甚少。即使未来科技取得更大发展,恐怕我们也不可能知晓一切。

第二,人类社会的常态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从人类历史长河来看,有瘟疫是常态,没有瘟疫是例外!发生瘟疫只是时间、地点、规模、程度问题,而不是来不来的问题。只是我们这代人“碰巧”生活在长期无灾无难的时候,岁月静好,实属万幸。对于一代人来说,遇到一、两次瘟疫很突然,就说是“黑天鹅”,其实从历史长河看,可能连“灰犀牛”都算不上,这才是常态,是家常便饭。只是人类自己经常选择性记忆,只记住好的,尽量忘记灾难,忘记不好的事情。这是人类自己的问题,不是历史和社会的问题。因此,当遇上这样的“意外”,像2003年的“非典”和现在的新冠肺炎,我们要坦然面对,不要惊慌失措,不要害怕恐惧,因为人类已经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意外”,一切总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恐惧带来的次生灾害可能不比瘟疫带来的灾难小。

第三,瘟疫是人类面对的重大挑战之一,构成人类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改写历史,改变历史进程。历史上一些强大王朝的解体、重大历史事件的产生都与瘟疫有关系。所以,对瘟疫既不要害怕,但也绝对不可轻视,不能小视瘟疫对人类社会带来的重大冲击和影响。瘟疫冲击的不仅仅是一个个个体的生命安全,对于大历史、对于全人类而言,死亡数万就是一个数字,但对于一个个体、对于一个家庭而言,任何一个死亡都是不可承受之重;瘟疫冲击经济,冲击政治,包括地缘政治和国际政治秩序,改变世界政经格局,影响绝对不可小觑。

第四,从历史上看,瘟疫有大有小,持续时间有长有短。有些一旦产生,从动物传给人,与人沾染,从此不离不弃,永不分离,伴随人类至今;有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像徐志摩说的“我轻轻地走,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瘟疫为什么来,怎么走的,会不会再来,困惑人类数千年。

三、当下疫情会是什么?

从大历史的视角来观察当下,目前的疫情会是什么呢?根据一些专家的评估和预测,情况相当不乐观。病毒无国界,这次是全球性大流行病,必须考虑国际因素。中国果敢应对,付出惨痛代价,终于遏制住国内疫情的蔓延升级,也为全世界争取了宝贵的备战时间,但这个极其珍贵机会窗口未得到有效利用。目前来看,世界的情况每况愈下,到今天早上为止,疫情已波及160多个国家地区,感染人数超过20万人,死亡近万,而且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快速增加,有些国家成倍增长,世界范围内“速战速决”已经不可能,而一国又不可能单独取得真正、最终的胜利。

各国应对疫情的模式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在应对疫情的初级阶段态度消极,后来才转向积极防控,在西方这很普遍,比如意大利、美国等国家。美国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授予总统巨大的权力处置疫情,各种政策措施应出尽出,但仍然无法阻止疫情的蔓延和股灾的发生。第二类采取“佛系抗疫”的方法,像英国、德国、瑞典等国家随其自然,用一句中国的俗语来形容,就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儿算哪。历史上由于医学不发达,很多时候人类应对瘟疫都采取“佛系抗疫”方法,完全听天由命,优胜劣汰,随其自然。第三类,很多发展中国家因为缺乏充足的医疗资源和物资储备,对于疫情防控有心无力,只能等待国际援助,像塞尔维亚总统已公开呼吁中国的援助。再者,资本主义国家长期强调个人自由,人们早习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现在要限制人的自由,很难做到。英国近期举办音乐会依旧人山人海,法国巴黎还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目前我们控制疫情最大的难题,就在于中国可以控制自己,但很难避免国际传播,中国“硬核”防控措施难以被其他国家借鉴。

基于此,很多人对疫情防控不乐观,全球蔓延、大规模死亡已不可避免。英国卫生部长提出,最坏的情况是,全英国80%的人将感染新冠病毒,超过50万人死亡。德国总理默克尔预计,60%-70%德国的人将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即5000万到5800万人。美国专家预计,美国最终可能出现9600万个确诊病例、480万人需住院治疗,48万人因此丧命。有人认为,可能会重演100年前的全球大流感(1918-1919年“西班牙流感”)造成的悲剧,地球上1/3的人被感染!综合来看,新冠疫情确实麻烦巨大,可能长期化,伤亡甚大。

这既不是人类第一次遇到瘟疫,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从历史经验来看,并考虑到各国应对措施,除非疫苗和特效药马上产生并广泛使用,此次新冠疫情很可能又是又一场持久战,持续半年、一年?或者两、三年乃至更长时间,也可能人类不得不与之长期相处。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这绝对是不正常的“新常态”,但对于人类历史长河而言,这就是常态。只是我们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新常态”,还没有准备好长期过这种“不正常”的“正常”日子。这可能就是关于这次疫情最大的真相,是大家都不愿意面对、不愿意接受的真相。

四、如何适应“新常态”:大灾之中的省思

既然有可能要打持久战,目前不正常的日子还要过一段时间,甚至有些“临时”措施可能要常态化,我们如何调整自己适应这个“新常态”呢?长时间蛰居家中,让我们得以从忙乱的工作中脱身,跳出当下,从更宏观的历史角度审视这个正在到来的“新常态”,反思人类的行为和国家治理、全球治理的得失成败。下面是我对4个大方面的思考,供大家讨论。

(一)对目前疫情处置的思考

(1)必须巩固来之不易的抗疫成果

在此次抗击疫情过程中,全党全国万众一心,步调一致,共赴国难,一个高度团结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呈现在世人面前,震憾世界!我们付出巨大代价,以制度优势和举国体制创造了迅速遏制疫情蔓延的奇迹。尽管情况好转,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隐患依然很多,一定要巩固这来之不易的成果。在疫情全球肆虐的时候,一定要守住并打造好“中国绿洲”,保留这片净土,让人类保持信心。巩固中国抗疫成果不仅是为了中国人民,也是为了全人类。要尽快研究、开发出疫苗和解药,并广泛迅速使用。

目前越来越多地方实现了病例零增长,我们必须保持头脑清醒,严防疫情反弹。既然是新病毒,要完全消灭,实非易事。如果一个地方病例归零后,又有发生新病例,也属正常。这个时候必须实事求是,来不得半点虚假!

(2)适应“新常态”,鱼和熊掌必须兼得

既然这场疫情可能演变为全球“新常态”,是持久战和消耗战,目前的“非常态”特殊安排成本代价巨大,又没有可持续性。因此,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应逐步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我们已经创造了迅速遏制疫情蔓延的奇迹,现在还要创造第二个奇迹:兼顾抗疫和复工、复学、恢复正常生活,鱼和熊掌兼得。创造第一个奇迹已经很不容易,创造第二个奇迹不比创造第一个奇迹容易。促成第二个奇迹,更加考验我们的智慧、技术、信心,是我们现在要攻克的另一个难关。我们要在危中找机,危险中寻找机会,寻找生机。我相信在党和政府强有力的领导下,我们共同努力一定能够创造这第二个奇迹。

一些国家采取的“佛系抗疫”做法,实际上过去很多时代都实施过。但这些国家的失误是忽略了实施“佛系抗疫”的前提条件:必须首先大规模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先对病毒猛烈开战,打一场阻击战、歼灭战,消灭了病毒的有生力量。在此之前,绝对不能让那么多人冒着巨大风险作无畏的牺牲。病毒面前,浪漫不得!

(3)建构国际抗疫统一战线

从疫情在世界范围的蔓延来看,抗击瘟疫就是一场真实的世界大战,甚至比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更难打,我们面对的敌人更狡猾,损失也许比第一次、第二次大战更大,更残酷。要取得全世界范围内抗疫斗争的胜利,必须打造国际抗疫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一起投入这场世界大战。正是因为有共同敌人法西斯,当年全世界正义力量才团结起来,结成抗击法西斯国际统一战线,我们才取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这一次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统一战线的范围更大,全人类更应该团结起来,地无分南北,人不分东西,所有人团结起来抗击疫情。这应该是前所未有、最大的国际统一战线。

我们要以同情心、同理心,用一己之力,尽己所能,在巩固我国抗疫成果的同时,大力发展生产,所有工厂、公司、企业尽速开工,开足马力,扩大生产,为世界各国抗疫战争提供源源不断的物资支持,并尽力帮助更多的国家歼灭病魔,在国际抗疫统一战线中发挥骨干核心作用。

历史上每次大疫、大战之后,全球一定重新洗牌,带给人类全新的景象。至于这次疫情会不会像历史上发生过的重大疫情那样引发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股市已受重创,短短两周四次触发熔断,暴跌近万点;多国多地的选举无法正常进行,选情发生重大变化。一切都在瞬息万变之中,也许变局已经悄悄在发生!这次瘟疫最终会带来哪些人文、经济、政治以及地缘权力格局和国际秩序的重大变化,目前很难预料,我们应备好万全之策。

《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讲,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前后将会是两个世界——新冠之前(Before Corona)的世界与新冠之后(After Corona)的世界,新冠肺炎注定是新的历史分期的起点。的确,国际社会实际上正在重新洗牌,这次疫情之后一定是另外一个国际秩序。本来美国应该继续发挥领导作用,中国很愿意配合美国,团结其他国家共同抗击疫情,但美国撂挑子,私心太重,很不负责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倡议负责人拉什·多希就说:“这可能是几十年来第一场没有美国大力领导而由中国发挥重要领导作用的重大全球危机。”我们一定要审时度势,做好各种准备,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并推动人类向好的方向发展。在国际秩序重构过程中,中国应该如何自处以及如何与他国相处,这是我们今天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4)病毒没有国籍,就是特殊的自然灾害

疫情最先发生在什么对方,就像地震火山在什么地方发生一样,就是威胁人类的自然灾难,必须共同面对!大敌当前,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用于争论在什么地方最先发生,不仅没有意义,而且十分有害,很不负责任。但是,为了科学研究、追根求源、有效处置疫情的需要,以科学的精神寻找病毒的源头和宿主,这非常必要。我们要与WHO等国际组织一道深入调查研究2003年“非典”和这次新冠肺炎病毒最早的来源,把科学的事情交给科学家去处理。当年“非典”来了,又走了,是否真的果子狸所为,并没有认真深究下去,这一次一定要和国际机构一起来追根求源,搞个水落石出,这样才能吸取教训,避免同样悲剧再次发生。当然如果是人为攻击,那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对全人类的犯罪,必须严惩不贷,人人得而诛之。

(二)关于国家治理的思考

(5)用法律增强民族记忆,让悲剧不再发生

马克思曾经讲过,“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相似”。黑格尔也说过,“历史给人类唯一的教训就是人们从未从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记忆,能记事,一般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反复跌倒。但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不记事的。个人可以很理性,但是很多理性的个体集合在一起,人类整体、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可以很不理性,很容易忘记过去,忘记历史上的灾难。每一代人都是从头开始,似乎都是第一次遇到灾难,都是惊慌失措,都在重复过去的弯路和悲剧。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真相是:作为集体的人类似乎没有记忆,永远长不大!

怎样才能让人类作为一个集体,让一个民族、让一个国家有记忆呢?主要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写史,很多史书都是在告诉我们过去是什么,留下什么经验教训。但仅仅写史是不行的,因为史书没有法律约束力,管不到子孙后代的行为。这就需要第二种办法,就是制定法律,把历史经验教训变成刚性的法律,一代传一代,每一代人把自己的经验教训通过修改法律加进去,这样人类的文明进步就有了刚性的载体,不断积累,子孙后代就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人类社会就这样一点点进步。人类要避免循环往复犯同样的错误,必须用法律的形式来记载历史,法律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历史经验教训的总结和提炼,是文明和美德的重要载体。大灾大难之后都是立法、修法的良机。世界上很多良法善治都是在大灾大难之后形成的。我们不要“浪费”了这次灾难,不要让付出的代价白付,一定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完善我们的有关法律制度。

最近我让学生梳理了2003年“非典”之后我们是如何总结经验教训的,17年来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们制定修改了什么法律,完善了什么制度。当时我们确实痛下决心要改进制度,制定了很多法律法规。我们发现这些法律制度存在不少问题:法律规则之间衔接不好,甚至冲突,例如关于信息通报的规定,各执一词,都有依据,无所适从;法律规则的位阶太低,有一些还是政府规范性文件,难以在“战时”调整权利义务关系;法律规则可操作性不强,很多条款没有主语,只规定要做什么事情,没规定谁做。如果把我们所有法律条款的主语都加上去,我国法律规则的刚性、可操作性必将大大增强,法治就会大为改观。再则,要经常进行有针对性的演习、演练。就像当年我们为了应对导弹攻击和地震,进行了很多基础设施建设,也进行了很多演习、演练。既然瘟疫的出现只是时间和地点的问题,将来要把应急演习演练常态化。2003年“非典”后开展的这一系列法律制度建设,经过这次检验后,我们一定要针对问题进行改进提高,最好把所有规定纳入到一部法律里边,形成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

(6)国家的非常态治理

国家治理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常态化治理,另一种是非常态化治理。我们现在讲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主要是常态化治理,但非常态治理,例如应对突发事件、瘟疫等也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所以要建立健全非常状态下国家治理体系,提高非常状态下国家治理能力。比尔·盖茨在2015年的一个演讲中说,未来几十年对人类最大的威胁、造成大量死亡的可能不是导弹,而是细菌病毒。很多国家不是说防控疫情的制度不完善,而是根本没有。在全世界范围内,大家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来应对突发传染病。

尽管我国已经建立了疫情防控制度体制,但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吃一堑,总要长一智。经历这次疫情,我们必须完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包括日常监管、预测预警、信息传送、常态化演习、紧急处置等。

(7)尽快制定《紧急状态法》

一个国家的法律制度其实应该有两套,一套适用于平时,另外一套适用于非常时期、非常状态。这次,我们看到瘟疫在不同国家爆发后,很多国家立即依据相关法律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获得巨大的法律授权,可以调兵遣将,动用一切资源,采取一切措施遏制疫情蔓延,恢复公民健康和正常秩序。我们也采取了很多类似管治措施,例如强制检疫、“封城”、“战时管制”、居民区特殊管治、财产和权利自由的临时限制等等,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宣布进入全国或者湖北、武汉进入紧急状态,因为我们还没有这部重要的法律。

根据我们对美国情况的研究,一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美国总统获得至少136项法定紧急权力,包括没收财产、调控生产方式、没收商品、向国外派兵、实施戒严令、控制交通通讯、管制私人企业运营,甚至可以中止化学和生物武器管制法等。自威尔逊总统1919年2月5日首次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来,100年里美国共宣布67次紧急状态。其中,33件紧急状态尚未结束,持续最长的是1979年11月14日卡特发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封锁伊朗政府财产(行政命令12170)”。34件紧急状态已经完结,持续最长的是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1933年3月9日发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宣布法定假日(公告2039)”,1978年12月14日才终了,持续逾45年,共计16716日。已经结束的紧急状态平均持续达2952.3天。从类型上看,67次紧急状态中,涉政法的1件,涉公共健康的1件,涉国内经济的2件,涉海事的2件,涉军事的8件,涉制裁的45件,涉贸易的8件。克林顿任内实施紧急状态17次、小布什13次、奥巴马12次(包括2010年1月关于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公告8443)的国家紧急状态)。特朗普上任三年多已经实施了五次紧急状态,第六次就是3月13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大爆发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可见,实施紧急状态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国家发生特殊情况,暂时中止正常工作生活秩序,大家都委屈一下,让政府有权采取特殊措施对特殊事态进行特殊处理,之后很快恢复正常状态。这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应有之义。

(8)修改《执业医师法》,取消中医师资格考试,大力发展中医中药

让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中医考医师资格,是不科学的。高手在民间,智慧、活力在民间。中国治国、治病历来讲究一人一策,一地一策,不是西方那种格式化、集约化的模式。中国的经验弥足珍贵。如果我们放弃了中医中药,这不仅是中国的损失,也是全人类的重大损失。

(9)舆情应对与疫情处置同等重要

总结历史经验教训,舆情应对与疫情处置同等重要。疫情一旦出现,第一时间一定要依法上报,一刻都不能耽搁;瘟疫事关所有人的生命健康,一定要保证信息畅通透明,让所有人都知晓;遇到重大灾难,政府与我们每个人一样,一开始也会无所适从,我们一方面要给政府时间去动员准备,全力配合政府,另一方面政府必须给人们吐槽留下空间,开闸泄洪,有意识释放民间的抱怨和压力,耐心与人民解释对话,塑造良性互动的官民关系。

(10)国家安全警钟长鸣

国家安全必须警钟长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生物安全越来越突出,越来越重要,一定尽快要建立健全维护国家生物安全的制度体制和机制。要经常进行国家安全重大风险隐患评估预测,重大政策出台之前一定要进行国家安全风险评估测试。

如果最终有确凿证据证明,确实有人用瘟疫作为攻击他国的武器,这不仅危及一国安全,而且危及全人类安全!全人类必须给与最强烈的谴责,这是伤天害理、自断后路、灭绝人性的国际犯罪行为,一定要严厉追究。我们不相信有人会如此缺德,不负责任,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11)加大瘟疫研究、瘟疫防控的资源投入

人类诞生以来一直面对三大危险,瘟疫是第一,饥饿(贫困)是第二,第三是战争。为了解决贫困、饥饿问题,为了应对战争,我们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建立了无数机构!正是因为有巨大的投入,我们才不断减少贫困,今年中国将全面脱贫;二战后70多年才没有发生世界范围的大战。相比之下,我们投入多少资源应对我们最大的威胁——瘟疫?我觉得投入远远不够,根本没办法与应对饥饿和战争同日而语。因此,我们必须像重视解决贫困问题、战争问题一样,重视解决瘟疫的防控和灾难的治理,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各种资源来做这件事情,各国都应该如此。

(12)科学研究应破除“论文导向”

科学研究必须坚持问题导向、结果导向,而不是论文导向。我们读硕士和博士的时候就没有发表论文的要求,现在外国很多大学也没有这样的要求。我们整个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太形式主义,追求学术GDP,文字GDP,不管文章有用没用,能发表就行。不仅要在国内核心刊物发表,还要在国外核心刊物发表;英文文章优先,其他语种包括中文都要低一等,甚至根本不算数。假大空、无病呻吟的文章太多,为赋新诗强说愁,不实事求是。当年我做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时,曾经努力废除这个制度,但未能成功。替代性的方案可能就是要求你提交一篇有自己观点的文章,或者解决一个问题的方案。

如果发表论文,不要求必须是什么核心刊物,所有刊物一律平等。只要能发表,能产生论文应有的作用就行。形式主义损害了很多实质的科学发展和进步。在科学研究上,来不得半点虚假和虚妄,必须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真知和真相。

(13)中国应在国家治理方面给人类做贡献

长期以来,我们总是觉得自己国家落后,总是习惯于从西方找经验,到外国取经——当然这仍然是需要的,我们永远都要虚心学习别国成功经验,切忌骄傲自满。但是,在面对人类共同威胁、共同敌人,解决人类面临共同挑战的时候,各国基本上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都是“第一次”面对,都没有经验。相比之下,中国可能更有优势,例如在应对瘟疫方面,我们毕竟有几千年的历史和经验,美国才200多年历史,我们经历的事情比他们更多,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也更有把握。尽管我们的治理体系还不完善,治理能力也有待提高,但不能妄自菲薄,在国家治理方面要有制度自信、历史自信,相信中华民族的智慧和能力不比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差。经历此疫(役),我们要更加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信心,进一步完善我们的制度体制机制,在国家治理方面给人类做贡献,并在完善全球治理中发挥我们应有的作用。

(三)发展目标和生活习惯的改变

(14)应更多追求“强”和“康”,而不是“富”

这次疫情让我们再次思考人类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我们到底是追求“富”还是“福”即幸福?如果是以“富”为根本目的,要多富、多舒适、多方便才算达到目的?70年来,我们站起来了,富起来了,现在的目标是要强起来。但是,很多具体的考核指标仍然以“富”为考核指标,还是看GDP增长和招商引资情况。这必须改变。因为“富”不一定“强”,从历史上看,“富强”是例外,“富弱”反而比较常见。例如宋代,中国GDP几乎占全球当时的一半,非常富,经济文化都很发达,但宋朝是“富弱”的典型代表,可以说不堪一击,败于辽、夏、金、元,甚至“富弱”到皇帝都被敌人俘虏。当年满清取代明朝也不是因为满清比明朝富有,满清入关的时候只有十几万军队,没有什么经济实力,但是很强,打败了富有的明朝。很多问题不是因为穷引发的,而是富了之后产生的,人类对财富、安逸无穷无尽的追求可以说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这一代人恨不得把地球的全部资源、把所有的动植物都归己所用,很多灾难都与人类太贪有关系。

我们是引导人民追求富,还是引导人民过幸福、健康的小康生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深刻指出“全面深化改革必须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这里用了“福祉”,而不是“富”,从“富”到“福”一字之改,意义非凡!十九大又提出“健康中国”的概念。这说明,健康最重要,生活小康即可,追求健康、积极、向上、阳光的生活,经济上适度富足,不追求更富、更安逸的生活。不是越富越健康,越富越幸福。而且富没有标准,追求富没有止境,俗话说“树长得再高,长不到天上去。”小康这个词非常好,准确体现了中国传统理念,也体现了社会主义价值追求,而不像资本主义对财富、对金钱无穷无尽的追求。因此,我们不应再热衷于追求GDP的增长,应以人民健康、平安、幸福和国家、民族安全为第一追求。要强起来,而且是持久强起来,必须重塑我们的民族精神,让中华民族有崇高的精神追求,还要建立可长可久的制度体制机制,这才是这根本的发展之道、治国之道。

(15)保护好农村,造就一批社会主义新农民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我们要保护好农村和农业,造就一批社会主义新农民。大规模城镇化造成大量农村的消失,似乎现代化就是消灭农村。这是极大的误解。农村是人类生生不息、生存发展、保持稳定的天然调节器,只有城市、没有农村是非常不健康的。城市之中如果有农村,也就是所谓“城中村”,那是多么美妙的景象!大疫之中人们可以到村子里边换换空气和心情。农村也是中华传统文明重要的载体,消灭农村,中华文明将丢失大半。农村的存在发展对我们传承民族文化、延续中华命脉、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就我观察,改革开放以来几乎没有大学明确宣布以培养新一代农民为己任,也几乎没有学生毕业后愿意成为新一代农民。农村建设和城市建设同等重要,也需要大量人才,希望我们有大批同学将来毕业后立志做社会主义新农民,建设我们美丽的乡村。

(16)开展真正的“生活革命”,革除生活陋习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今天人类的很多生活习惯都是大规模瘟疫之后形成的。欧洲当年大规模瘟疫之后,大学纷纷搬离大城市,迁到乡村,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欧美名校都不在大城市的重要原因。据说庄园的形成、下午茶的习惯也都是瘟疫之后出现的。此次瘟疫之后,我们也要开展真正的“生活革命”,改变我们不好的生活习惯。首先要进行餐饮革命,减少量,提高质,中餐西吃,份饭、素食为主。还要认认真真进行垃圾分类,废物回收再利用。

(17)举办国际活动要有节制

不要花巨资申办没有什么意义的国际赛事和国际活动,不要降低外国人定居的门槛,不要为“国际化”而“国际化”,任何一个地方动辄都要成为“国际大都会”,我们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中国人民的安居乐业和健康幸福生活。

(18)所有民族都有食用野生动物的历史,必须全球坚决、彻底、干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在这里我必须为中国人平反,食用野生动物绝对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其实全世界很多地方所有民族包括美国都不同程度存在这个问题。况且,这是人类一万年前离开山洞、定居生活以来一直都坚持的生活和生产方式。但到今天,必须坚决停止食用任何野生动物。全人类都应当坚决、彻底、干净、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不是“滥用”,而是禁止任何“食用”,要从法律上坚决禁止,如有违反,一定严惩不贷。中国已经迅速修改了法律,其他国家也应该同时立法这样禁止,大家共同追求健康的生活,共同保护好我们唯一的家园——地球。

(四)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

(19)孤独的人类团结则胜,分裂必亡

既然人类无法根本消除瘟疫,只能采取有力措施减少死亡和损失。既然瘟疫与生俱来,与生俱去,千秋万代,挥之不去;既然病毒没有国籍、没有疆域(除非是有些国家或者恐怖分子故意贻害他国他人),自古以来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国国平等,从一开始抗击病毒就不是一国一地之事,全人类必须团结一致,共同抗疫。这次疫情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看到了实实在在、鲜活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灾难面前,人类十分渺小、十分孤独。人类团结起来,都不一定胜利,若分裂则必败无疑。最麻烦的还不是细菌病毒的侵害,而是人类的内斗,这让人类抗击病毒的斗争雪上加霜,常常功亏一篑,前功尽弃,次生灾害比原生灾害更严重。中西方古人都知道“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谁曰无衣,与子同裳”,“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我们是同一片大海的波浪,同一棵大树的叶子,同一个花园的花朵。”有网友加上一句中国话“我们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古人都已经清晰认识到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只是人为划分成了不同的国家。今人为何认识不到?难道人类文明在倒退、今不如古吗?国与国、人与人之间迄今所有的战争都是内战。西言有道: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们必须始终铭记:地球可以没有人类,但是人类不能没有地球!但总是有些国家、有些人极端自私自利,耍小聪明、小伎俩,做损人不利己、不利众、断人类前途的事情。

中华民族历来大智大勇,在建构人类共同抗疫统一战线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要充分运用中华民族的智慧和经验,发挥好古老文明的功能作用。尽管一些国家、团体不公平对待我们,我们要坚决驳斥、反击、纠正那些谣言和歪曲,同时要大力帮助那些有需要的国家,展现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国际担当。孔子在二千多年前就说过,“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你自己想站起来,你就要帮助别人一起站起来;你自己要想实现理想和目标,你同样要帮助别人实现他们的理想和目标,这是中华文化的精髓。中国从来都愿意与世界共同发展,共同进步,而不是独善其身,明哲保身。

面对瘟疫,没有任何个人、任何国家可以置身事外。所有人都应该思考,我能为抗击疫情、为人类共同的命运和福祉做些什么,而不总是抱怨指责。我坚信,只要所有国、所有家、所有人团结起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人类是战无不胜的,毕竟我们是地球上最有智慧的生命!

清华学子来自世界各地,希望大家他日完成学业,走向社会,回到自己的祖国,在治理好自己国家的同时,投身人类共同的事业,大家共同努力不断完善全球治理,积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为全人类的安全、福祉和更加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感谢我指导的博士后、博士研究生诸悦、刘林波等提供的资料和协助,文中引用了一些公开资料,因为是课堂讨论,未一一注明出处,这里特作说明)



作者简介:王振民,清华大学教授、港澳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长。

文章来源:《学术前沿》2020年3月30日版。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